黑森森洞穴,钟乳石滴答滴答轻响,突然捅进下体的硬物,疼痛瞬间袭遍全身,男人动情的粗喘与威胁……
    这些画面不断在苏曼卿脑海回旋,吓得她尖叫着从床榻惊醒,额头早已冷汗涔涔,浑身止不住发颤。
    守在屋外的暖雪闻声推门,迭声问,“苏小姐,您这是做噩梦了?”
    曼卿抱着柔软的缎面被子,双眸呆滞,泪珠颗颗从泛红眼尾沁出,滴滴落落,晕湿被面的凤穿牡丹。
    “苏小姐,喝些热茶。”暖雪见少女魂不守舍,似受了极大惊吓,便将暖炉里温着的安神茶,端了过来。
    茶盏玲珑,是粉彩描金莲瓣纹式样,渐变色的莲花瓣,由浅至秾,片片细腻盛开在洁净光润的瓷器之上。
    这样大红大绿的配色,深夜看来竟不觉艳俗,反倒有种莫大的熟悉感,令她想起从前姨妈用的茶具,也是这般浓炙的撞色调。
    她将茶水慢慢吃尽,暖流滚过心尖,只觉好受上许多,复又将空茶盏递回去,轻声道,“谢谢你,暖雪。”
    暖雪脸庞仍是流吟吟的浅笑,“是凌校尉送来的龙须菖蒲茶,他怕苏小姐夜半多梦,说喝了可以宁神安心。”半晌,又喃喃一句,“凌校尉对您真好呀。”
    月照庭阶,星斗漫天。
    杨安兴本坐在廊上吸烟,见到远处渐渐走来一高峻黑影,急忙站起身,尴尬地问了声好。
    “少帅呢?”
    “在书房看书,刚还说饿,命侍从官去厨房叫蛋糕了。”
    “蛋糕?”男人皱眉,印象中澈是很讨厌吃这种外国糕点的。
    他推门进来时,赫连澈正在紫檀书柜前流连,不时挑出一本书静静翻读。
    “我让人熬了点菖蒲茶,你也喝点。”
    男人不理,兀自捧着古书坐下,薄唇淡道,“我没有吃别人剩物的习惯。”
    想都不用想,苏曼卿那小骚货肯定也喝了,说不定还是两个人甜甜蜜蜜一起喝的。
    喝完后,再打包残羹剩饭来给他,他才不要。
    “为什么总感觉你好像很讨厌我家小曼曼。”凌子风若有所思道。
    他记忆中,赫连澈除对自己长姐凌静宜格外温柔外,对其他姑娘虽冷冷淡淡,但也算进退有礼,绝不是目中无人,高高在上的狂浪子。
    毕竟多年的礼仪教养,并非浪得虚名,但现今他对苏曼卿的敌意,简直掩都掩不住。
    “我只是不懂你为什么会喜欢那样的女人。”赫连澈没有抬头,语气却极为冰冷,“是宛城梁城都没人了么?居然要你和那样的的女人来往!风子,你也太饥不择食了。”
    凌子风眼里夹着显而易见的怒气,他一字一句反问,“什么叫那样的女人?”
    “家里穷困,却不懂安分守己,还一心要读书,不就是想仗着女学生的身份,胡乱勾搭?”男人轻蔑地挑了下眉,“玩玩算了,这样的女人难道还真要叁茶六礼娶回家,让我和静宜认她做弟妹,以后天天同桌吃饭?你大概是想把你家老太太气死。”
    凌子风硬实的胸膛剧烈起伏,脸庞一阵白,一阵红,两只铁锤般的拳头攥得咔嚓直响,他抬手给自己猛灌两大杯菖蒲茶,方勉勉压住想要揍人的冲动。
    如若不是看在这个男人最近事多,够烦心的份上,暂且作罢,否则自己这拳头,绝对已经结结实实往他身上招呼了。
    “澈,我不准你这样说她。”凌子风深邃的眸?,溢满认真,“你可以不认同她,但你不能这样羞辱她。我不想听到你再说这样的话,或者做出任何伤害她的行为。”
    “我没有羞辱,我只是在阐述事实。”男人嘴角勾起一抹狂妄的弧度,邪气问,“怎么,你是觉得我伤害了她?”
    凌子风眸色一暗。
    “澈,让我跟你说实话。”他的眼神里甚至涌出一丝哀求,“我真的很喜欢她。你可以不对她笑,甚至无视她,但请你不要伤害她。不然……她若是受到任何半点伤害,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凌子风。”赫连澈嘴角浮起冷笑,“你是为了那样的女人在和我宣战?”
    直过了很久,凌子风才缓道,“你知道我的,向来先小人后君子。”
    赫连澈放下手中古籍,黑瞳望向面前气场强大的男人,熟悉的五官,却仿佛陌生人般遥远。
    记得五年前,自己被手下亲信军官偷走印鉴,打着他赫连澈名义起兵造反,并炸毁宛梁数条铁道主干线,气得叔父卧床昏迷不醒。
    那时的他,如丧家之犬,带着堪堪几十人的卫队东躲西藏,而早对他有怨言的老将领则欲趁机除掉他,到处埋着预备轰炸他的炮兵团。
    他绝望到甚至允许侍卫书写遗信。
    在他万念俱灰时,是凌子风,是他得知消息后,凭借一己之力,带领编队轰炸起兵造反的军团,活捉首领军官带去宛城,冒着被乱枪射死的危险,替他站在众多将领面前,一字一句的解释。
    从那时起,他便知,自己可以永远信任他。
    这个男人并不因他叔父是赫连钺,他姓赫连而亲近他。
    他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亲兄弟看待。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无论自己陷入任何困境,都会义无反顾帮助自己的好兄弟,现在竟为了个小女人来给他发最后通牒。
    侍从官拎着雕漆食盒走进时,见到的正是两个男人针锋相立,冷冷对峙的画面,吓得他几乎要掩门逃跑。
    凌子风瞥了眼食盒,对赫连澈笑笑,“我也饿了,是什么好吃的?”
    说着,便走过去,想要揭开食盒盖子。
    “面食,你不喜的。”男人又将书捧起,神色疏离。
    凌子风手一滞,站在门前,背影显得有些落寞,他道,“那你吃了早些休息,记得喝了菖蒲茶,安神的。”
    廊下的灯光自罩了镂雪纱的窗棂漫进,室内寂寂无声。
    男人望着小银叉上丝绒红的樱桃蜜蛋糕,面无表情吞下,只觉喉咙口甜到发腻。
    可是他再不喜吃,也不愿让别人吃了。
    对西洋蛋糕如此。
    对苏曼卿亦如此……
    =======
    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o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