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靠在床上,胸肌饱实鼓起,薄唇含笑,凝着小女人塞了半天,却连龟头都没有塞进。
    “嗳,你到底行不行?”他将她几缕垂落发丝,温柔别在耳后,蛊惑问,“要不,还是我来?”
    曼卿一想到他前几日将自己压在身下鞭挞的疯狂,潋滟水眸忙瞪他一眼,迭迭摇头。
    他会把她宝宝做掉的。
    见她拒绝,赫连澈没有强迫,即使他再不喜欢这个被人骑的姿势,但……只要她喜欢就好。
    曼卿咬得唇瓣丝丝殷红,茎身在手心愈来愈烫,“咕叽”,好不容易将龟头塞了进去,圆润的涨实感将整个穴口撑得发白。
    她扭动了下身子,想让小穴吃进更多的肉棒。
    赫连澈爽得低喘,逼肉太暖太会吸,一圈圈咬上来,缠住性器,搞得他极想反客为主,直接将粗沉肉棒,立刻捅进她逼里。
    “曼曼,再塞不进去,我就骑你身上,肏你了。”他粗声威胁,两只大掌也没闲着,捧着一团瓷乳,叼起奶尖,啧啧有声吸吮。
    “别……”
    曼卿也不知是被吓得,还是奶子被人吃着,穴肉一紧,逼仄的阴道深处,流出一波晶润花蜜。
    男人舔着乳嘲讽,“逼水都快把我鸡巴浸透,还塞不进去,真没用。”
    少女满头大汗,使尽招数,粗长肉棒也只堪堪进入一半,便卡在那里,不上不下,弄得她发痛。
    “赫连澈……”她软声乞求,“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男人眉宇微扬。
    “在身下垫个枕头?”
    她脸庞爬上一阵酥痒,想起他前几次在自己小屁股下垫了东西,整根肉棒便骤然插得极深,简直要将花穴捅破。
    “不行。”想都没想,便严词拒绝。
    他一个大男人,屁股下面垫个枕头?
    像什么话,绝对不能答应!
    “可是,可是……我塞不进去,卡着,好难受的……”曼卿眼眶泛着泪花,很委屈的样子。
    “你难受?我看你玩得很开心。”男人唇角勾起一抹哑笑,指尖在她乳晕涟涟划圈,“你男人才难受,鸡巴硬得都快断了,想发狠肏你。”
    她握着自己肉棒,小手在上面弄来弄去拨火,居然还好意思说难受。
    坏曼曼。
    难受得分明是他。
    曼卿垂下头,眼眶红如白兔,可无论右手怎么努力,这么粗长硬挺的肉棒,都不能完全吃进去。
    赫连澈一定会等不及,压在她身上,把她宝宝给做掉的。
    “受不了你,怎么就这么娇气?不知道全天下女人是不是都跟你一样,吃个鸡巴都吃不进,没用。”
    男人说着,似是屈服,左手锢住她腰,右手朝旁一捞,将紫缎绣鱼戏莲软枕,塞入自己臀下。
    “唔……”
    曼卿微叹,有了助力,肉棒挺得更高,果然方便插入。
    她正努力慢慢塞着,男人右手却扳着她肩膀,“噗嗤”猛力往下一按,整个性器瞬间将小穴填充饱满。
    “骚穴好烫好紧,曼曼,再不动,就肏死你了。”
    男人瞳孔暗得不行,似乎随时都会将她吃干抹尽。
    “别,我动,你别乱弄……”
    曼卿难捱扭着柳腰,肉棒上青筋缠绕,碾着充血媚肉,似携了电流般,爽得她开始坐在男人鸡巴上,整个身体微微摇晃。
    她两手撑在床上,细腰缓沉,粉莹莹长鸡巴在蜜穴里,一进一出,时不时翻带出两片淫水泡透的软肉。
    努力用小屁股夹住,不让大肉棒滑落。
    没有支撑几分钟,曼卿便体力不支,动作大幅度慢了下来,白脸红透,闷哼不停。
    小穴又馋着想吃,急得她快要落泪。
    “又坏又没用。”很宠溺的语气,男人拉过她双手,放在自己胸膛,滚烫的温度,激得她一激灵,两条细白小腿乱颤。
    男人挺动悍腰,肉棒一下子尽根入底,远比她方才小儿挠痒,过家家的动作,要来得爽利万分。
    “这么坏,但我还是好喜欢你,怎么办?”他一面肏她穴,一面握紧她小手,“曼曼乖,给我肏一辈子,好不好?”
    接着便是霸道地抽插,酥麻电流感,已将她拽到彩云之巅,随时都能绞着腿心高潮。
    “肏得你爽不爽?嗯?想不想一辈子被我肏。”见女人不回答,男人放慢速度,龟头磨着她逼肉,等着她乖乖束手就擒。
    少女娇喘微微,虽然穴心如万千蚂蚁啃噬,却死活不愿向他低头。
    她不想这么下贱。她不愿承认这个恶魔般的男人,竟让自己很爽。更不想被他肏弄一辈子。
    “把你当母狗肏,好不好?再不说话,鸡巴抽出来,不喂你了。”
    曼卿下意识绞紧腿心,媚肉蹭着大肉棒,努力从樱唇挤出声音,泪汪汪唤他,“赫连澈……”
    即使心里再不愿听这些浑话,穴里淫汁却似发大水般,流个不停。
    好难受,好想他把自己肏透。
    “看着我的眼睛。”
    男人瞳仁很黑,里面映着她羞愤小脸,“告诉我,要不要当我的母狗?我只负责肏自家小母狗,让她舒服。其他野女人的骚逼,我可不碰。”
    “不是……不是野女人……”曼卿完全沉沦在情欲当中,两只小手也从男人胸膛,挪到他脖颈,搂得紧紧的。
    她垂眸,懵懵懂懂吻他的眼角,“难受……肏我,里面痒痒,赫连澈,求你了,肏我。”
    “真骚!”
    赫连澈忍不住,将女人反压在床,折起她细嫩长腿,滚烫肉棒次次尽根入穴,囊袋“啪啪”拍打穴口,白汁四处溅落,腥甜浓稠。
    曼卿小脸蹭着男人硬实胸膛,一开始被顶弄得压着嗓闷哼,接着便忍不住,哭哭啼啼娇喘,涂着水晶亮片的蔻丹,深深插进他火般炽烈的后背。
    少女两团瓷奶摇摇晃晃,腿心被干得发红发烫,小穴不知羞紧紧裹着肉棒,恨不得同男人融为一体。
    赫连澈爱惨她现在这副模样,挺动腰腹,狠插数下,穴里就跟疯了般,涌出数波花蜜,将它紧紧包围。
    床上的曼卿大脑空白,浑身抽搐,四肢酸软得不行。
    “舒服了?”男人望着她高潮后的媚样,埋在她穴里的肉棒,又忍不住轻轻抽动。
    他还没射呢。
    “不要。难受。拿出去。”刚泄过的小穴何其敏感,怎能承受他这样拨弄。
    曼卿抖着身体,小声求男人拔出去。
    赫连澈捏了记她脸,想到她方才说过今天自己很累了,到底不忍心,将肉棒“啵”一声,全然退出她身体。
    曼卿费力睁开眸,生怕他又胡来,努力保持一丝清明,却见男人下了床,弯腰,从地上捞起她的织锦缎旗袍,压在粗挺性器,开始前后撸动。
    气得她想出声阻止,可嗓子早就叫哑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拿自己旗袍打手枪。
    没过多久,男人喉结微动,手指速度加快,粗喘着,一道乳白色抛物线射了出来,量极多极浓,整间卧室霎时充盈男人荷尔蒙的味道。
    “怎么了?不是很累了?”赫连澈刚射完,便见小女人挣扎从床上爬起。
    曼卿小脸羞红,勉勉出声,“洗衣裳。”
    这件旗袍明日若是被女佣发现,这又是住在司令府的第一晚,她还有什么脸见人!
    赫连澈讪笑,明白她言下之意,拉过被子,细心掖好,又低眸,含着她唇珠玩弄了会。
    “小祖宗,一会儿我帮你洗,行了么?听话,乖乖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