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恩知道凌这个人,虽然报纸上只堪堪刊登过他几张模糊的照片,但关于他的消息新闻,那些少女甚至家庭妇女总是津津乐道,如数家珍。
    他所住的小镇流传一句谚语:“为上帝钟爱者,不得长寿。”
    可那些女人们固执地相信这个名叫凌的外国男人,不但被上帝钟爱着,而且技术运气都十分好,不得长寿这件事绝不会发生在他身上。
    今日他见到这个男人的容貌与气度,方明白那些女人发狂的真正原因。
    “他是个十足的怪人,战机的尾驼不标战果,不挂胜利条,对任何荣誉财富嗤之以鼻。不过即使这样荒唐,他都能在空战王牌榜里占据一席之地。连那最骄傲的王牌弗兰克都不得不公开承认,承认他是天生的雄鹰,生来便应展翅翱翔在蓝天。”
    老兵声音嗡嗡的,像是装满炮弹的坦克柴油发动机的声响,芬恩下意识揉了揉耳朵。
    “我还没有见过公然违抗元首命令,之后还能活下来的。”
    “违背元首命令?”芬恩震惊,视线不可思议射向凭窗那个桀骜不驯的男人身上。
    在这个国家,没有人会违背元首,违背他的命令,绝不!
    老兵将军帽上的护耳拉扯下来,芬恩这才发现他的耳朵少了半只,像是被黑老鼠啃掉般可怕。
    “他出任务,在海上击落了许多轰炸机,但之后却将折迭救生艇扔给他们。元首生气得几乎要拧掉他的脖子。”
    在老兵得到话语声中,火车停站,芬恩见到那男人提着皮箱下了车。
    ……
    霓虹灯闪烁的夜,道路两侧站满各色女人。
    在这里只需半个空军罐头或者一条丝袜,就能让任何女人陪你过夜。
    凌子风站在那里,有女人牵着懵懵的小女孩,走上前来。
    她心酸地笑着,请求他光顾她,让她可以给孩子买药和食物。
    凌子风看向衣衫褴褛的小女孩,她的眼睛很大却很空洞,马路上汽车驶过的声音都能让她瞬间如惊弓之鸟,害怕地攥紧妈妈的手。
    这里的孩子都被战斗炮火轰炸机吓怕了。
    凌子风从夹克衫里掏出钱包,抽出所有钱递给女人,然后蹲下身,轻轻抚摸了下小女孩的脑袋,摊开掌心,里面是一颗小猪形状的巧克力。
    在德国,猪代表幸运。
    往临时屋所走时,只闻草丛中窸窸窣窣,传来女子的求饶和男人粗重的喘息。
    被一脚踹翻在地的德国士兵,痛得直不起腰,嘴里疯狂叫嚷咒骂。
    “你疯了?我上的又不是你妻子,她只是个死了丈夫的外国女俘虏。难道这也不行?”
    德国士兵朝凌子风狂怒,如果不是认出他手里拿着高级别的通行证,他已经准备开枪了。
    凌子风瞥了眼地上衣衫不整,满面泪痕的女人,收起眸光,神色淡淡。
    “在我面前不行,我看到不行!”
    德国士兵低声骂了句东亚佬,摇头甩脑地走了。
    月光凄清,女人无助地搂着肩膀哀哀坐在地上,掩面哭泣。
    每个人都是战争的受害者,特别是妇女与儿童。
    无力感充斥在他胸间。
    他走过去,轻轻将外套披在女人肩膀,用英语同她道了声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