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性致满满,欣然坐在椅子上,支着下巴垂眸看着庶弟爬过来,跪在你的双腿之间,胸前乳环摇晃,小脸红扑扑地,俯身用牙齿咬开你的衣带。
    他已是很熟练了,轻轻松松解开你的里裤,将那张精雕玉琢的脸蛋埋进你湿漉漉的腿间,轻车熟路地舔上了冒着淫汁的穴口。
    他舔得卖力,小巧灵活的舌尖照顾到了每一处,轻柔地卷住阴蒂吮吸几下你便爽得不行,穴口一张一合急需抚慰,一把将他推倒在地骑了上去,扶着那根勃起许久的玉茎“噗嗤”一声吞进穴里。
    庶弟脸上还沾着淫汁,眼里迅速泛起迷蒙水光,张着唇儿吐着香舌,一副被肏得失了魂的模样。
    “姐姐、啊……!”
    你前后摇晃屁股,让那根性器刺激体内敏感点,随手捏起一只乳环上提。
    伤口还未愈合,疼痛迫使他蹙眉哀吟,不自觉挺胸追逐,看着倒像是主动献乳似的。
    你有些明白这玩意儿的妙处了。
    一边把玩着两只乳环,一边肆意肏他的肉棒,你舒服地轻喘着命令:“愣着做什么?腰也动动罢。”
    庶弟只好忍着疼,哀怨又勾引似的瞧着你,撑起上半身任由你随意玩乳,纤细腰肢迎合着你的动作,一上一下地撞击肉体。
    真爽。
    你低低感叹着,庶弟这副身子当真世间少有,不仅貌美耐操,还如此天赋异禀,那根性器生得妙,回回进出都磨得人快感不断,肏他时也总比肏别人要爽快许多。
    “真是个宝贝。”
    你调笑着,抚摸庶弟坠入情欲的脸蛋。
    即便是他的肉棒正被你含在穴里激烈肏插的淫靡情景下,得了你意味不明的称赞,庶弟仍然表现出了莫大的娇羞与鼓舞,一张脸红得像熟透了似的,咬着唇儿眼波流转:“姐姐……”
    他舌头伸了出来,凑近脑袋意欲索吻,身下动作自然慢下,你蹙眉夹紧了腿,不满警告:“好好动腰,不许偷懒。”
    “姐姐……”
    他不甘心地撒娇,得了你的宠爱后他也有些恃宠而骄了,只是本性乖巧,到底还是歇了心思,使劲浑身解数伺候你那饥渴媚穴。
    你很快便在他尽心尽力的服侍下攀上高潮,淫水流了他一身,水光发亮的肉棒“啵”地一声抽出,他也不管自己还未释放,忙不迭爬到你腿间用唇舌清理狼藉的腿心。
    柔软的舌头舔得很舒服,你眯眼享受,身体里的欲火仍未消退,淫水一波又一波。
    庶弟从你腿间抬起湿透的小脸,红嫩舌尖还插在穴里,吐字含糊不清:
    “姐姐,小骚狗还要。”
    你伸手逗弄着他胸前的乳环,正欲张腿让他插进来,忽地被下人打断:“大小姐,二少爷求见。”
    二少爷是你一母同胞的嫡亲弟弟,你皱了皱眉,推开庶弟,站起身来。
    屋子里弥漫着情欲的味道,你开窗通了通风,吩咐下人将人带进来,扭头发觉庶弟还裸身跪在地上,胯间肉棒直挺挺地立着,不知所措地看着你。
    你“啧”了一声,随手将他塞进书桌底下,连带着他的衣物同那些玩意儿一同扔了进去。
    庶弟脸上还有些茫然无措,呆呆地跪坐在狭窄的桌底,浑身赤裸,胸前挂着乳环,性器裸露,看着又可怜又淫秽。
    你性欲还未完全疏解,此时腿间仍在流水,索性解开裤子,将他压到腿间,低声警告:“舔,不许出声。”
    庶弟红着脸,乖乖含着穴舔起来。
    温柔而细密的快感一波又一波,你舒服得眯起眼,惬意地支着下巴,懒洋洋地看着二弟从门外进来。
    你的二弟是再完美不过的大家闺男,行走如弱柳扶风,面容俊秀温婉,挑不出一丝差错。
    “见过大姐姐。”
    二弟规规矩矩地行礼,你看起来毫无异样地“嗯”了一声。
    无人可见的裙底下腿心软肉被轻轻啃咬,别样的刺激令你性欲高涨,所感受到的快感也翻倍反馈给身体,你舒服得都快要喘息出声了。
    这小骚狗明显不想你的注意力被分走,故意趴在你腿心卖力舔穴,舌头在穴口一进一出,发出细密的水声,也不知几步之遥的二弟是否有所察觉。
    二弟例行问安的声音渐行渐远,你表面支着头心不在焉地听着他说话,注意力却不在他身上,而是在裙下赤裸的小骚狗身上。
    他挺着硬邦邦的肉棒一点点磨蹭你的脚踝,戴着冰冷乳环的奶子蹭着你的膝盖,舌头越舔越深,喘息声也越来越重,明明被舔的是你,他却好像被肏了似的,不断溢出小狗一般急促的轻喘。
    若不是他将脸全然埋入你腿间只露出红的滴血的耳朵,你必然会好好欣赏那张漂亮脸蛋上淫态毕露的样子。
    你的小骚狗有多骚,你可是亲身体验过无数次。
    脑海中回想起他高潮时淫媚的脸,他就是在用那张脸当着二弟的面发情,龟头溢出一股股淫液打湿了你的脚,抱着你的大腿啧啧舔穴,恨不得把整根舌头都塞进穴里。
    你轻叹一声,喷在庶弟嘴里,他也随之射在你腿上,哆嗦着身体从你腿间抬起红透的脸,在你满是淫欲的目光下张嘴,将满满当当的透明汁液一口一口吞了下去。
    淫荡到了骨子里。
    你再也忍耐不住,打发了二弟便将他从桌底拖出来,对着他不知疲倦的淫棍坐下去,又重又深地肏起来。
    庶弟扭腰迎合,浑身散发着浓郁的骚味,脸上满足不已,嘴里却哀求着:“姐姐、啊!不要、小五受不住了!姐姐好、好厉害,啊啊!”
    你肏得越发狠了,对准那对骚奶就是两巴掌,“骚狗、骚货!给我好好受着!”
    “嗯、肏我!好舒服、哈啊、舒服啊!”
    庶弟媚叫着,脸蛋充满淫媚的红晕,肉棒越发精神抖擞,骚得没救了。
    你狠狠肏了他一夜,直将那根名器肉棒肏破了皮,骚得停不下来的庶弟才勉强停止发情,浑身布满不知你的还是他的精液的水液,捧着一对被玩得伤痕累累的奶子,嘴角溢出满足的微笑。
    “被姐姐肏坏了、哼啊……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