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你一点也不被孟浠美丽的皮相所引诱。
    魅魔引以为傲的魅惑天赋对你不起作用,孟浠在尝试数次无果后终于得出这个结论。
    你对男人不存在任何怜爱,他也不例外。在目睹一个又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男友被你如同扔垃圾一样毫不留情地甩掉之后,孟浠聪明地退到了朋友的位置。
    至少,他既不会被你无情地扔掉,又可以在你身边以食欲为借口亲近你。只要你永远不爱任何人,那他就会是最特别的。
    孟浠是如此深信。
    你的冷血在给他“喂食”时也毫不遮掩,即便他被你打压、羞辱得毫无尊严,你也不会展现出一丁点的不忍,你就是要他彻底变成你掌心里搓揉捏扁的小玩意。
    而且,他又不是人,他只是一个非人的魔物。
    你冷酷地想,也就是看在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你才愿意帮他一把,不然他早就被抓走,不是死在解剖台上就是被活活玩死。
    你真是太善良了。
    你将这种“喂食”行为视作无私的帮助,并持续给孟浠洗脑,让他深信不疑。
    即便是跪在你的脚底,他也甘之如饴。
    不过淫荡的魅魔怎会觉得屈辱呢?作为人类的部分也许会,但作为魅魔,孟浠眼底的垂涎都要溢出来了,他对这种强迫性的关系乐在其中。
    你再次毫无愧疚地确认了,魅魔天生就该是被玩弄的玩意,起码孟浠是。
    他就算被你踩在脚底也在强烈地发情,无时无刻觊觎着你的体液,用以填饱魅魔无休止的饥饿贪欲。
    你是慷慨的主人,大方地张开腿,撑着下巴看着他。
    私密的地方一张开,浓烈的雌性激素便涌进他灵敏的嗅器。
    孟浠艰难吞咽着口水,呼吸急促得如同刚跑完三千米长跑,情不自禁将鼻尖凑近,贪婪地大口呼吸你腿间散发的味道。
    “主人……”
    你的无声是默许,孟浠早已摸透你的心思,长而猩红的舌尖从红唇间探出,隔着牛仔裤舔舐你的腿心,口齿不清:“主人,好香啊。”
    隔靴搔痒的舌头并没有给你带来多大感觉,更多是视觉上的快乐——漂亮魅魔难耐扭动的臀,熟红的身体如同爆汁樱桃,浑身散发着一股子“快来操我”的下贱。
    你想起他淫荡的肉体,抬脚踢了踢快要埋进你腿心的孟浠,“衣服脱了。”
    他依依不舍地抬起红扑扑的脸颊,眼睛黏在你腿心,三下五除二脱得干干净净,撅着雪白的屁股,又讨好地贴上来。
    你没有见过其他魅魔,无法比较魅魔之间的差异,但你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类男性,都不及眼前这具尚未长成的少年肉体淫浪勾人。
    也许是因为魅魔的血统,他的身体远比人类男性娇嫩柔软,肌肉不多,纤细单薄,腰细腿长,该有肉的地方却一点也不贫瘠,双乳微微鼓起,屁股又圆又翘,马甲线青涩又色气。
    最挑动你的性欲的,却是他小腹上形状淫靡的纹路,深红线条覆在雪白的皮肤之下,肉色性器颤颤巍巍地吐露着淫汁,直指淫纹正中暗示意味浓厚的红色爱心。
    你听他说过,魅魔无论男女都有淫纹,这代表着可受孕。
    你对魅魔的孕育方式没兴趣,你只觉得孟浠果然天生就是完美的玩物。
    你的视线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小腹,淫纹隐隐发烫,被视奸的快感催生出更加剧烈的情欲,孟浠的舌头将牛仔裤舔得湿透,深蓝色的布料晕出一块湿迹。
    好饿……好饿……
    孟浠就像被悬在眼前的胡萝卜勾引着原地打转的马儿,唾手可得的美味拼了命也无法触及,大口吞咽下去的唾液根本无法满足饥饿灼烧的肠胃,他急需的只有你的体液。
    你撑着下巴,欣赏够了他混乱发情的淫态,终于大发慈悲地解开裤子,柔软的内裤包裹着私密的性器官,那里蕴藏着魅魔梦寐以求的无上美味。
    孟浠被突然暴露的雌激素扑了满脸,熏熏然舔上来,灵活的舌尖轻易拨开内裤,舌尖终于品尝到熟悉的味道,一点点湿润液体滑入喉咙,短暂地安抚了空虚的胃部,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饥渴难耐。
    他被情欲与食欲折磨得快要疯了,眼睛含着泪,扒着你的大腿使出百般舌技,只求你能多流出一点水,填满他空荡荡的躯壳。
    他的口技也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异于常人的舌头让他能够兼顾上下,舌尖浅浅刺激穴口时,舌面仍然能够裹住阴蒂给予吮吸抚慰,即便你不是很热衷于情事,在他天赋异禀的舌头之下还是很快流出大股水液来。
    “唔……主人……好好吃……”
    孟浠咕叽咕叽吞咽着,满面醉红,舌尖灵活地卷吸,不肯漏掉一滴。
    你爽得揪住他的头发,按着他的头往腿心摁,阴蒂刺激得直颤,快感汹涌。
    他的脸几乎整个被你夹进腿间,口鼻紧紧贴在阴部无法呼吸,脖子都涨红了,“呜呜”痛苦呻吟着,舌头却动得越来越重、越来越快,舔得你阴部几乎融化。
    高潮的时候,你从喉咙里挤出一句喟叹般的喘息。
    双腿猛地松开,孟浠重获自由,粗重呼吸着新鲜空气,贪婪的舌头一刻也不离开,将你高潮时涌出的汁液舔得干干净净。
    你垂下眸,透过他颤动的睫毛,看见了他小腹上被精液覆盖的淫纹正在隐隐发亮。
    没有任何抚慰,他就射了。
    在你富含轻蔑意味的注视下,那根沾满精液的半软性器很快又颤颤巍巍地竖了起来。
    孟浠身子颤了颤,双眸盈盈滴水,似是羞愧又似是兴奋,红唇微张,湿润的舌尖微微探了出来,牵连着一抹透明的银丝。
    你意义不明地笑了一声。
    “骚货。”
    作者的话:芜湖!放假了!祝大家节日快乐?????????呈上一只魅魔小点心,请吃?(ˉ?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