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你的失约,许子亦在第二天不由分说找上门来。
    “你——!”
    他气冲冲的问话被你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你扯着他进了门,将他按在墙上,简单粗暴地掀起他的t恤,狠狠揪了一把奶头,白嫩的乳肉迅速泛红。
    没错,你哄人的方式就是干一炮。
    许子亦闷哼一声,有些委屈地推你的手,声音越来越低:“我来找你不是为了这种事的……每次都把我一个人丢下,你不可以这么对我。”
    他是那种长得很高瘦的英俊少年,五官俊美,身材也好,因为外貌出色受到不少优待,对待旁人总是骄矜的,唯独在你面前患得患失。
    此时此刻眉眼低颓着,泫然欲泣的样子,倒是让你觉得很新鲜。
    可爱,想日。
    你捏着他的下巴打了个啵,另一只手绕着嫩红的乳晕打圈,“除了有事的那几次,我对你不好吗?”
    许子亦瘪了瘪嘴,“……可是我不想你有事。”
    “那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呀。”
    那取决于孟浠什么时候发情了。
    你喜欢看骄傲的少年温顺脆弱的模样,心情很好地弯着唇,“那我现在补偿你,好不好啊?”
    许子亦凝视着你难得温柔的眼神,蓦地软了神色,乖巧地“嗯”了一声。
    没办法,他就是太喜欢你了,才会让你一再突破他的底线。
    你毫不意外,得寸进尺,将t恤下摆塞进他的嘴里,手上越摸越过分,揉着他越来越红的奶肉,将两颗乳头玩得硬如石子。
    许子亦眼睛红红的,丰满的胸膛不复白皙,紧绷的腹肌都留下好几个掐痕,破坏了漂亮肉体本身的美感。
    你揉了几把他高高鼓起的裤裆,他闷哼几声,终于搂上你的腰,“……去床上玩。”
    你坏心眼地说,“可是我就想站着。”
    许子亦无法反对,只能眼睁睁看着你在家门口将他扒得干干净净。
    你退后一步,欣赏他淫荡的姿态。
    窗外日光高照,他赤身裸体地站在衣着整齐的你的面前,一身不常见光的白皮羞得泛红,毫无遮挡的下体淫态毕现,马眼饥渴地吐露淫汁,将干净粉嫩的性器流得湿漉漉亮晶晶的,色情得要命。
    他羞耻地垂着眼不敢和你对视,害怕从你眼底看到他白花花的裸体,脸颊连着耳尖都红透了。
    你踮起脚咬了一口他看起来很好吃的脸颊,亲密地搂着他兴奋的身体,坚硬的肉棒一碰到你的小腹就不知廉耻地贴上来,微微耸动腰肢,龟头顶着你的睡衣上下摩擦,唇间溢出满足的轻喘。
    “昨天想着我撸了?”你揉着他的腰臀,咬着他的耳朵低声细语地调情。
    “嗯……”
    “撸了几次?”
    “……三、三次。”
    你伸手握住两只囊袋,感受到里面鼓囊囊的存货,挑了挑眉,“还剩挺多。”
    许子亦把脸埋在你的颈窝里胡乱地亲,难耐的哼叫极其色情,“我本来就是、你明明都知道,不许笑我……都是因为你才这样的……”
    “不是因为我。”你一本正经地拍了拍他饱满紧实的屁股,被美妙的手感所吸引,又忍不住狠狠揉了揉,“是因为你骚。”
    他难为情地咬了咬嘴唇,不太愿意承认。你威胁性地握住湿透滑溜的肉棒,微微收紧手指,他就发出似哭非哭的急喘,激动得腰肢狂抖。
    “别……要、要射……”
    你用手指圈住冠状沟,牢牢堵住马眼,非要听到他承认自己骚才罢休。
    许子亦只好红着耳朵小声说:“我是骚……”
    你满意地附上奖励性的亲吻,他像热情的小狗一样伸着舌头舔上来,激烈地舌战。
    你的手指仍然圈着他的性器,却不再是惩罚性的微虐,而是富有技巧性的抚慰,稍微摸两下他就开始呜呜咽咽地叫,急切地前后摆动腰肢,龟头顶着你的手心,滑腻腻的液体流了满手。
    待会一定要让他舔干净。
    你嫌弃地想。
    啪嗒——
    你们正在玄关处纠缠得浑然忘我时,房门毫无预料地开了,你警觉地扭过头,对上孟浠吃惊的脸。
    许子亦还没反应过来,一双红通通的眼睛雾蒙蒙的,机械性地随着你的视线往外看去,来不及收回去的舌头湿哒哒地吐在外面,张开的唇瓣间溢出口齿不清的淫词浪语。
    “好爽、要射……哈啊……爽死了……射了!”
    你及时退开,马眼激射出浓稠精液,一股股都喷在了他自己身上,胸膛、腹肌上满是乳白的液体,流得到处都是,精液腥臊的味道弥漫开来。
    刹那间极致的快感过去,陷入贤者时间的许子亦反应过来刚刚自己社死了。
    他当然认识这个人,从小到大一直与你形影不离的住在隔壁的竹马,他还跟着你去过几次他家。因为不喜欢你身边的异性朋友,他并没有经常与孟浠打交道,谈不上多熟悉。
    许子亦现在的心情无异于打飞机被爸妈发现,又惊慌又羞耻,他居然被你的朋友看到了裸体射精的样子。
    在这令人窒息的尴尬之中,时间仿佛按下了定格键,谁都没有先动。
    仿佛过了几个世纪那么久,终于有人打破了诡异的场面。
    孟浠说了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就飞快地带上门离开了,留下你们两个人面面相觑。
    剩下的事自然做不成了,许子亦脸皮再厚也有个限度,他应该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克服这道心理障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