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煊是个聪明人,这一点从他脑子好使到被破格录取就有所体现。无需你再搬出他的家人威胁,他就忍着耻辱心咬着牙脱掉了上衣,裸露着湿漉漉的上身,他的手指放在腰带上,艰难地问:“裤子……也要吗?”
    你暂时对他胸腹以外的地方没有兴趣,他由衷地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些,低下头无声地忍受着你放肆的目光在他赤裸的肌肤上游走。
    他果真长了一副诱人的好身子,修长而不干瘦,标准的倒三角,宽肩窄腰,隽秀的骨架覆着薄薄的肌肉,线条优美流畅,肤色光滑白皙,透着一股瓷器般精美的质感,青紫伤痕也不损其美丽。
    他因为愤怒紧张而绷紧的肌肉线条分明,不甚丰满的胸部只是微隆,淡粉色的乳晕上因冷空气刺激而慢慢充血的乳尖亮晶晶的,浑身水色,说不出的色情。
    你命令他拨开头发,想要欣赏他屈辱不堪的表情,倒是意外发现他长了一张不错的漂亮脸蛋,一双眼眸格外明亮,被极力隐藏也掩盖不住的愤懑充斥,如两只烈烈燃烧的火苗。
    不得不说,你最爱看的就是他这种眼神。
    你舔了舔唇,干燥温暖的手指碰上他彻底勃起的乳尖,将那粒黄豆大小的奶头压进柔软乳晕里,手掌狠狠揉了一把单薄胸肌,对手感不怎么满意。
    “再练练胸。”你一脸理所当然地揉他的奶子,“我喜欢胸大的。”
    尹煊眼睁睁看着你对他上下其手,想怒又不敢怒,不知是生气还是害羞,脸蛋涨得通红,死死咬住唇,一个字也不肯说。
    他怕他一张嘴,就是堵不住的吟叫。
    你将他漂亮的胸腹肌揉得全是指印,两颗乳头玩得肿大好几倍,沉甸甸红通通挂在乳尖,晶莹欲滴。
    你好奇地舔舔了舔嘴,想舔,又想起他才被泼了水,嫌弃地抛开这个念头。
    你才不会管他被玩成什么样,摸了他这么久你早就湿了,按着他半跪在地上,脱了校服裤子压上他茫然的脸,居高临下地与他震惊的眼睛对视。
    “舔。”
    隔着内裤,他的嘴唇能感觉到无比柔软潮湿的触感,与冷血无情的外表完全不同的私密处散发着少女清新的香味,他几近晕眩,无法理解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
    被拳打脚踢过的肉体还在隐隐发痛,胸前敏感的乳头又涨又痛,而他现在就跪在罪魁祸首脚下,强迫他为她口交。
    头皮猛地一痛——是你在催促。
    他毫不怀疑,如果他敢无视你的要求,你会毫不留情地就此扯断他的头发。
    大脑被极致的愤怒怨恨充盈,他气得胸口不停起伏,脸颊涨得通红,滚烫的身体尤其是被你亵玩过的胸乳上传来的阵阵麻痛不断提醒着他——他正被一个同龄女生猥亵强迫的事实。
    但他无计可施。
    尹煊眼里闪着泪光,无比屈辱地伸出颤抖的舌头,隔着内裤舔上你微湿的穴。
    舌尖传来微咸腥甜味道的瞬间,他感觉心中有什么东西打破了。
    他并不热衷于性快感,但他隐约期望中的初次性爱绝不是发生在这样的场景下——在学校的体育馆,半露天的场景下,半裸着身体,被陌生的有权有势的女同学压在身下凌辱性地口交,像一个再下贱不过的男鸭。
    这甚至算不上性爱,只是一场单方面的强奸。
    他眼眶酸涩,生理性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忍不住地掉眼泪。
    你当然发现了他隐藏不住的泪水,却不觉得怜惜。
    相反,一旦联想到他的眼泪和痛苦都是因为你带给他的,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呜呜咽咽地在你身下边哭边舔,你就兴奋得肾上腺素飙升。
    这份仗势欺人的愉悦灌溉着你心中无穷尽的恶念,自恶劣的土壤上生长着肆无忌惮的恶之花。
    你忍不住畅快地笑出声。
    “哭什么呀?”你心情很好地笑,伸手抹去他大颗大颗落下的眼泪,又统统抹回他狼藉的发顶,颇为嫌弃地皱了皱眉。
    真扫兴,看着这头鸟窝你都要萎了。
    不过他哭得真好看,你觉得你又行了。
    积攒的性欲急需发泄,你勉为其难地抓着他的头发,用力压住他可怜的脸。
    “好好舔,听话一点,我不会亏待你的。”
    你半是诱哄半是恶意地许诺。
    尹煊湿润的睫毛颤了颤,处男青涩的舌技毫无趣味,不知是不会还是不想,只会机械性地舔你张合湿润的穴口。
    你“啧”了一声,略微抬起臀部,他茫然地抬眼看你,被泪水洗过的眼睛红通通的,盛满无措的耻辱与破碎的自尊,伸出来的猩红舌尖还挂着一丝不知是什么液体的银丝。
    又色又纯又欲,你吞了吞口水。
    你拨开内裤,裸露的私处与他面对面,被他的唾液濡湿的穴亮晶晶的,他来不及惊愕就被你坐了满脸。
    你略显急躁,湿透的穴在他漂亮的脸蛋上使劲磨蹭,涂了他满脸黏液。
    尹煊呆住了,木头似的毫不动弹,任由你用他的脸自慰,鼻息间全是你下体的气味,他的大脑好像也被你的味道占满了,无法思考,无法呼吸。
    等你终于爽够了,从他脸上起身时,险些憋到窒息的他才猛地喘出声,涨红的脸颊湿漉漉的,无比色情地急喘。
    “咳咳……呼……咳……”
    虽然还在贤者时间,但你感觉自己又有点那个了。
    不对不对,纵欲伤身。
    虽然你对他的脸和身体都很感兴趣,但你还是意志坚定地从他身上爬起来,仔仔细细地将内裤归位,然后掏出手机——
    咔嚓。
    尹煊那张布满透明液体的、脸红得一看就是经历了不可描述的、满眼泪水茫然哭泣的漂亮脸蛋就定格在了小小的屏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