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煊白得跟鬼一样的脸色取悦到你,你抚掌大笑。
    屏幕上是陌生而色情到令他绝望的脸,他抿紧了唇,眼眶渐渐泛红。
    “又哭?”你轻佻地捏了捏他的下巴,在他别开脸之前放开,笑意猖狂,“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脆弱?”
    以前可是不管怎么折磨他都不肯掉一滴眼泪的,这下被你抓到了弱点,他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我今天可是帮你了个大忙,你知道的,我是个好心人。”你恬不知耻道,“我们知恩图报的好学生,怎么连一句谢谢都不说呢?”
    “如果不是你……”他本就不会遭受这些刁难。
    尹煊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口,不妨碍你从他的脸色看出他的意思。
    你有些不耐烦,正要故技重施,搬出他病重的爷爷威胁,他好像预知到了似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谢谢”。
    你也不在乎他是不是真心的,看着他对你低眉顺眼,阴霾就一扫而空,心情美美的。
    “别光嘴上谢啊,你得有实际行动。”
    你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在他的胸口,一只手支着下巴,脸上笑意淡淡,唯独视线滚烫。
    尹煊咬着下唇,颤抖的手指放在衬衫扣子上,衣领一解开,豆大的眼珠就掉了下来。
    他哭得无声,神色倔犟,不允许自己露怯。
    而你恰恰最喜欢他心不甘情不愿却束手无策只能被迫委身于你的样子。
    不同于昨天的狼狈不堪,经过一天的休整,少年白皙精瘦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淤痕消退,更加干净整洁,精细玉致。
    你盯上了觊觎已久的淡色乳头,伸手就要摸,冷不丁被拦住,不善的目光瞪过去,赤裸上身的俊美少年一眨不眨地盯着你,语气晦涩:“我只有一个要……请求,请删掉照片和视频,不要留下记录,我做什么都可以。”
    你的注意力被他最后一句话吸引,眯眼微笑:“看你表现。”
    尹煊没指望你轻易答应,沉默着任你上下其手,竭力不做任何反抗。
    他早就明白,反抗没有任何作用,只会激怒你,让他更不好过。
    你总算可以好好玩一玩感兴趣已久的小奶头,它实在敏感,你只揉了几下就颤颤巍巍地硬了起来,挺立于小巧的乳晕顶端,圆滚滚的形状像一颗娇嫩欲滴的小果子,仿佛轻轻咬一口就会爆汁的粉樱桃。
    会是甜的吗?
    你试探着舔了舔,又含在嘴里吮了吮,只有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味道,并没有想象中的水果甜味,失望地吐出小乳头,这才注意到尹煊的反应。
    原本冷着一张脸的少年不知何时浑身僵硬,双眼紧闭,苍白的脸颊染上红晕,呼吸又急又重。
    普通男生有这么敏感吗?
    你拨弄着硬邦邦的乳果,对着其中一只吹了一口气,他立刻反应极大地弓起身子,喉咙里溢出含糊的闷哼。
    “呃——不。”尹煊慌乱地睁开眼,抓住你作乱的手,又在对上你玩味的眼睛后默默缩了回去。
    他诱人的呻吟让你兴致大起,扯着他压在沙发上,狠狠揉着一只单薄的胸,用力掐上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红扑扑的脸。
    你跨坐在他腿上,校服裤下紧紧抵着他僵硬的裆部,青涩而敏感的少年动都不敢动,被你命令张开嘴时谨慎地微微启唇,猜不出你想干什么。
    你盯着他淡红富有肉感的唇瓣,隐约透过张开的缝隙看见里头湿润的舌头,吞了吞口水,问:“跟别人亲过嘴吗?”
    尹煊微怔,摇了摇头。
    你审视地看了他一会儿,不是很相信,但当你把舌头伸进去,而他像个石头一样毫无反应的时候,你才有点信了。
    湿软的舌尖一触即分,唇瓣碾磨,呼吸交融,连彼此的睫毛都清晰可见。
    你盯着他一片空白的眼睛,心情很好地笑了:“初吻?”
    尹煊脸色爆红。
    你愉悦地眯眼,再度亲了上去,唇舌亲密地交缠,肆无忌惮地入侵私密的口腔,一点点融化僵硬不知所措的他,舌头交缠时发出羞耻的水声。
    不知不觉间,他的手慢慢攀上你的腰,赤裸的上半身被你压进了柔软的沙发,睫毛微颤,双眼紧闭,堪称乖巧地承受着你给予的火辣黏腻的吻。
    只是接吻而已,怎么会这么舒服呢?
    尹煊被亲得大脑发懵,沉浸于这个深入纠缠的吻,几乎忘了压在身上的人是谁,被迫咽下你渡过去的津液,敏感的舌根被舔舐时浑身微微发抖,后腰都酥麻了大片。
    他温暖的口腔被你的舌头肆意侵犯得满满的,每一处都被仔细地逡巡,犹如巡视领土一般,打上你的标记,充斥你的气息。
    唇舌分离时,没反应过来的少年下意识挽留,猩红的舌尖伸出来,在空气中依依不舍地交缠,银丝牵连,湿唇红肿,几乎要抬头追上来。
    迷醉眼神对上你的脸,尹煊猛地清醒过来,湿漉漉的舌尖飞快地缩回去,被亲肿的唇瓣如蚌壳一般紧紧合拢,不肯再露出一丝一毫火热的吐息。
    仿佛看不见他后知后觉的抗拒与僵硬,你夸他“真乖”,奖励性地凑过去亲,他没忍住别开脸,蜻蜓点水的吻落在湿润的唇角。
    你没说话,兀自揉捏他的胸乳,明显感觉到他心跳忐忑地加快。
    你并没有像他以为的被冒犯到。
    得到了他的初吻,不知为何,你觉得格外高兴,连他无足轻重的反抗都懒得追究。
    你不作他想,盯着他眉头微蹙、红晕丛生的漂亮脸蛋,出生以来头一次如此神清气爽。
    这个充满谜团的小玩具,或许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作者的话:她只是爱欺负人,她本性不坏,她英雌救美,她好善良,我哭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