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孟昭紧咬牙关,薄唇里泄出一声低吟。
    充血的龟头被少女紧致的蜜穴紧紧绞住,夹得又疼又麻,不光是青樱难受,他也有些不好受。
    青樱那处太紧了,且还不够湿润,狭窄的花径紧箍住男人硕大的龟头一阵绞缩,层层软肉翕动,不断推挤着孟昭。
    他沉沉喘息一声,下腹绷得紧紧的,不敢动弹一下,生怕自己就这样泄出了阳精,闹了笑话。
    青樱撑在孟昭身上,缓了会,适应了男人的粗物埋在她体内的饱涨感后。
    她拧着秀眉,继续施力,缓缓往下坐去,硕大的龟头撑开紧致的软肉,一点点往前推进,不一会,遇到了一层阻碍。
    试了几次都推不进去,每次龟头前端的棱角顶到那层薄膜时,便会隐隐泛疼。
    青樱知道这是代表姑娘家贞洁的处女膜,撑破时会有些疼。
    她想着长痛不如短痛,倒不如干脆些。
    深吸了口气,青樱心一狠,用了八成力道往下一坐。
    “噗嗤”一下,男人坚硬粗硕的阳物捅破那层薄膜,一下子插进去大半截。
    “啊……”下身传来一阵撕裂的痛感,青樱咬着下唇低叫一声,大腿根部止不住地轻颤起来。
    孟昭这根器物委实生得过于粗大,这一下插了那么长一截进去,青樱身子娇嫩,花径紧窄,一时有些受不住。
    她趴伏在孟昭身上,静止不动,等待这股疼痛过去。
    身上的女人虽没有动作,但她紧致的蜜穴却将他的阳物紧紧裹缠住,湿软的穴肉自发蠕动,频频吸咬着茎身上凸起的青筋,意外地有些舒爽。
    孟昭抿紧薄唇,急促地喘息着,他竭力压制着体内汹涌的欲望,不愿将身体里的愉悦表现出来。
    只是,他没忍多久,便破功地叫了一声。
    因为青樱开始动了。
    青樱缓了半刻钟,察觉下体那抹痛感渐渐消退后,便缓缓动了起来。
    她抬高臀部,吐出男人那根沾了处女血的性器,只余半个龟头在穴里时,再缓缓往下坐去。
    青樱这次吞得极深,她蹙着秀眉,不断往下压去,将男人整根粗长硕大的阳物都吞了进去。
    “嗯……”这声性感的低吟出自孟昭之口。
    因女人吞得过深,龟头抵在深处窄小的宫口上,宫口处的软肉不停翕动收缩,骚弄着怒张的马眼,孟昭腹下一麻,升起一股绵密剧烈的快感,他登时便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因着这声突兀的呻吟,青樱还低头看了他几眼。
    孟昭抿紧薄唇,别过脸去,避开青樱的视线。
    青樱只是想试试自己能不能将男人这根粗长的东西都吞下去,看来是能。
    只是,有些难受罢了。
    又粗又长的阳物全都塞在里头,像根火热的烙铁一般,又硬又热,撑得花穴一阵紧绷,涨得她的下身似要裂开一般。
    她受不住,没一会,便将孟昭粗长的阳物吐了出来。
    青樱不敢再插那么深,她抬高臀部,又往下压去,一上一下,不停地套弄吞吐着男人充血肿胀的阳物。
    粗壮的阳物在女人的蜜穴里进进出出着,茎身上凸起的青筋反复摩擦着穴里的软肉,一遍又一遍,每次摩擦都会升起一股酥麻感。
    “唔……”青樱低吟一声,身子得了些乐趣,渐渐有些发软。
    蜜穴里沁出一股黏腻的汁水,浸润着两人的交合处,每次男人那根粗物插进去时,都会发出咕叽咕叽的声响,听着淫靡得很。
    女上位的姿势,能让青樱自己掌控着力道和方向,她寻着角度,让那硕大的龟头多次轻撞着自己的敏感点。
    那龟头每撞一次深处某块凸起的软肉,青樱娇小的身子便忍不住轻颤起来。
    “唔……嗯……”她咬着下唇,细细地呜咽着,嗓音又娇又媚。
    体内的快感不断堆迭,快速地套弄了几下男人那根粗硕的阳物之后,青樱的蜜穴倏地痉挛抽搐起来。
    “啊……”她缩紧下身,绞紧孟昭充血胀大的阳根狠狠一夹,花芯深处喷涌出一股温热的淫水。兜头浇在男人怒张的马眼上。
    “哼……”孟昭被她高潮中痉挛的蜜穴紧紧绞着,充血的龟头被翕动的软肉绞得发疼,他闷哼一声,登时便忍不住射了出来。
    肿胀的阳物一阵抖动,抵着青樱窄小的宫口喷射出一股浓稠的白浆,将她的宫房灌得满满的。
    作者:给你们吃肉了,求珠珠,一颗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