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被训斥,孟五立马就怂了,懊恼自己不该生出那点好奇心。
    他恭敬应道:“属下知罪,马上就将坐垫送去清洗。”
    把坐垫拆下来,孟五转身正要离去,不经意瞥见站在一旁眉眼含羞,面颊透粉的青樱,怔了怔。
    他看了眼怀中湿嗒嗒的坐垫,又看了眼羞答答的姨奶奶,瞬间明白过来。
    大少爷和姨奶奶刚才在轮椅上……
    怀中的坐垫忽然变得有些烫手,绕是孟五这种大大咧咧的汉子,糙脸上也不免有些羞臊。
    他行了个礼,赶忙灰溜溜地退下。
    心里感叹,大少爷真会玩,即使断了两条腿,依旧这般勇猛。
    孟五走后,青樱上前,拿起澡巾打湿温水,动作轻柔地给孟昭搓澡。
    房间里氤氲着一层水汽,雾蒙蒙的。
    孟昭掀开眼眸,看着前方摇曳的烛火,忽然开口说了句:“你身子难受吗?不若进来一起洗吧。”
    “啊?”身后的青樱睁大杏眸,震惊地看着孟昭,以为自己听岔了。
    “咳咳……”孟昭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说得直接了,他轻咳两声,掩饰道:“我的意思是,如今夜已经深了,若是等我沐浴完,再让人重新打水给你洗,又要耗上一两个时辰,那样会影响我正常的歇息时间。”
    行房交欢,出了一身的汗,黏黏腻腻的,腿间红肿的私处还淌着些黏腻的汁水,淫水和精液混杂在一起,糊在穴口上,一片狼藉,青樱当然觉得难受极了。
    可即便是难受,她也不敢有怨言,耐心地伺候孟昭沐浴完,才能去洗身子。
    正当青樱怔愣时,孟昭又补充道:“我今日舟车劳顿,身子乏累,想早些睡。”
    他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希望青樱能自觉进来同他一起沐浴,节省时间,莫要妨碍他的正常休息时间。
    青樱抬眸看了眼浴桶里的男人,又垂下眼眸。
    她捏紧衣角,咬了咬朱唇,迟疑了会,抬手慢慢解开自己的衣裳。
    为了早些歇息,一起沐浴是最节省时间的方法。
    青樱褪去衣裙,抬腿缓缓胯进浴桶里。
    “咕嘟”一声,她一进去,浴桶里的水便又漫上来一大截。
    只有一个人时,这浴桶尚算宽敞,勉强还有些位置,两个人时,空间立马显得拥挤而逼仄。
    两人坐在里边,身子不免要挨在一起。
    青樱往下坐时,是坐在孟昭的大腿上的,她不敢乱动,僵硬地坐着,怕压坏了孟昭的双腿。
    低头拿起澡巾,轻轻搓着男人健硕宽阔的胸膛。
    青樱很认真地在帮孟昭洗身子,没有一点别的歪心思。
    帮男人洗完胸膛后,她抬起他结实有力的手臂,由上至下,非常细致地搓洗着。
    少女胸前两只玉乳鼓胀丰腴,形状姣好,粉嫩的乳尖挺立,恰好裸露于水面上,宛若小荷才露尖尖角,上面垂挂着一滴晶莹的水珠,分外诱人。
    孟昭一瞧见她浑身赤裸,安静温婉坐在自己前面的模样,身子燥热,底下那根东西又起了反应,缓缓膨胀起来。
    他眼眸幽暗地盯着她胸前那两只娇挺的玉乳看了会,忽觉喉头有些干咳,凸起的喉结滚动,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长臂一伸,揽住少女纤细的腰肢,将她往怀里带。
    “啊……”青樱还未反应过来,人便已经扑到孟昭怀里去了。
    孟昭托起她浑圆饱满的翘臀,贴近自己的胯部。
    他将手伸到水里,拉开她一条细白的腿,握着自己那根肿胀发硬的阳物,对准那嫣红的小口,一用力,往上一挺。
    “噗嗤”一声,整根粗硕的阳物登时便插进了少女还残留着些阳精的蜜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