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樱平日里的任务是负责照料好孟昭,孟昭腿脚不便,也不能去别的地方,两人日常的足迹范围大都是在孟府里头。
    以往孟昭看完账本,会开始用午膳。
    用完午膳后,会小憩一会,睡醒后,青樱会推他去院子外散散心。
    一般没有别的大事发生,每天的日子也就是这样过了。
    今日用了午膳后,青樱铺好被褥,正准备伺候孟昭午睡。
    这时,孟夫人领了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过来,听说这是位医术精湛的神医,世间诸多奇难杂症,其他大夫都束手无策,但经他一番医治,最后皆药到病除了。
    那老大夫坐在床前的凳子上,闭着眼睛,边捋着胡须,边给孟昭号脉。
    把了会脉后,他撸起孟昭的裤管,用手指轻按着孟昭的小腿、膝关节。
    他开口问道:“孟公子,平日里,下肢可能使上些力气?”
    “不能,膝关节以下部位,无法自主移动,大腿上肢倒是能使出些力气。”孟昭如实答道。
    老大夫捋着胡子,不紧不慢道:“你这腿伤摔得倒是有些严重了,好在是新伤,如若是十年八年前的旧伤,那治好的希望可就渺茫了。我有一祖传秘方,专治瘫痪腿疾之症,需每日煎服饮之,加上针灸特定穴位,坚持叁两个月,便可彻底治愈。”
    孟夫人一听孟昭的腿有得治,心情异常激动,她急忙问道:“大夫,你那秘方需要什么药材?你告诉我,我立马派人去给你寻你来,若是能治好我儿的腿疾,定会重金酬谢你的。”
    老大夫捋着胡须从容答道:“夫人莫急,请听我慢慢道来,我这祖传秘方里面的几味药材倒是不难寻到,一般的药铺里都有存售,只是需要一味特殊的药引——千年虎骨。以虎骨磨成粉入药,煎熬一个时辰,秘方才会生效。这千年虎骨颇为难得,夫人兴许要花些功夫去寻找了。”
    “千年虎骨?”孟夫人喃喃自语:“莫不是活了一千年的老虎的骨头?”
    “正是。”
    孟夫人不信真有此物,她道:“大夫你莫不是唬我,这世上怎会有活了一千年的老虎呢?”
    老大夫捋着胡须站起身来,他看着孟夫人,道:“这世上确实有活了一千年的老虎,这千年虎骨也是真的存在的。夫人可多派些人去打听打听,若是寻到了千年虎骨,再派人去将我请来,方可进行治疗。”
    老大夫说完,也不等孟夫人挽留,抬腿往门外走去,自行离开了。
    一旁的孟昭和青樱听了这特殊的药引,也有些将信将疑。
    活了一千年的老虎,那不得成精了,世间上真有这般诡异的东西存在吗?
    孟昭开口问一旁的孟夫人:“娘,你是从哪里找来的大夫,莫不是些招摇撞骗的江湖郎中,专门坑人钱财的?”
    孟夫人解释道:“这老大夫是我花钱雇了些消息灵通的人打探来的,他住在大榕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子里,因医术了得,治好过许多奇难杂症,又活了一百岁,遂被当地的人们称为百岁神医。我派人去他住的村子里打听过了,传闻属实,他的医术确实了得,方圆十里的村民找他看病,无一不是药到病除的。”
    孟夫人拍拍孟昭的手背,宽慰他:“兴许这世上真有千年虎骨存在,昭儿你放心,娘一定会寻到药引,治好你的腿疾,让你重新站起来的。”
    孟昭如今看开了许多,已经不像当初那样自暴自弃了,若真是治不好,他也坦然接受这个的结果。
    以前孟昭觉得自己像个废人一般,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无趣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意思。
    后来,遇到了青樱,孟昭发现,自己无趣的生活正在慢慢发生改变。
    他那颗死寂空荡的心慢慢被那个纤瘦却又坚韧的背影给填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