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青樱第一次与孟昭同桌用膳,她有些放不开,只低头夹自己面前的青菜吃。
    忽然间,碗里多了个鸡腿,青樱一愣,抬起头来,惊诧地看向孟昭。
    孟昭收回筷子,故意用嫌弃的语气道:“你身子纤瘦,胸前没几两肉,我摸着硌手,多吃点肉补补。”
    青樱粉颊上浮起两朵红云,她低头瞧了眼自己鼓胀的胸脯,心里嗔怪:“我这儿生得也不算小了,比很多普通的姑娘都要大的,大公子一只手掌也只是勉强握得住,他连这都嫌弃,莫不是想寻个奶牛那般大的女人?”
    青樱心中虽有不满,却不敢表现出来,她朝着孟昭的方向,恭敬回道:“妾身多谢大公子。”
    “嗯。”
    孟昭点点头,他已经吃饱了,便端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青樱吃饭。
    等青樱吃完鸡腿,他拿起筷子,又给青樱夹了只鱼翅,“来,再吃点。”
    “多谢大公子。”青樱夹起鱼翅,继续吃了起来。
    孟昭看着女人吃下自己夹过去的菜,心里生出一股满足感。
    他打量眼前这一桌琳琅满目的菜肴,觉得这盘不错,那盘也不错,于是每样都给青樱夹了点,一眨眼,青樱碗里的菜便堆成了小山似的。
    青樱已经吃得七分饱了,这么多菜,她哪里吃得完,急忙用手去挡孟昭再夹过来的菜:“大公子,够了,妾身吃不了那么多的。”
    孟昭闻言看了眼她碗里的“小山堆”,思考了下她的饭量,觉得碗里那些菜也能将她喂饱,这才作罢。
    被孟昭这般热情投喂的结果便是,青樱将小肚子吃得圆滚滚的,为了消食,她不得不推着孟昭绕着偌大的孟府转了叁圈。
    很多事情,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
    比如,与青樱接吻,给青樱夹菜。
    这天晚上,青樱睡在大床上,给孟昭暖被窝,她暗中算着时间,想着等会定要记得起身。
    “青樱。”
    正闭着眼睛假寐的青樱,忽然听道孟昭在唤自己。
    “怎么了?大公子。”青樱掀开眼眸,看向一旁的孟昭。
    孟昭说:“你应当睡过来些,暖我身侧的位置。”
    青樱想了想,也是。
    她睡太里面的话,暖的地方也不是孟昭躺的地方。
    于是,她挪过去,贴着孟昭,睡在他身侧。
    青樱抬眸看向孟昭,小声问道:“大公子,暖这个位置可以吗?”
    额头上突然落下一个不夹杂着情欲的吻,青樱一怔,呆呆地看着孟昭。
    孟昭揽着她纤细的腰肢,他搂紧她,让她娇小的身子贴着自己健硕的身躯上。
    他说:“往后,你不必中途起身了,半夜寒气深重,你走了,被窝会变冷,倒不如暖到天亮,省事多了。”
    男人说完这话,便闭上双眸睡觉。
    不多时,平稳均匀的呼吸声传来。
    青樱怔怔地看着孟昭俊朗的面庞,过了许久才消化完他刚才的那番话。
    大公子的意思是,往后,她不必暖好床就立刻爬起来去睡冷硬的木榻了。
    往后,她可以光明正大的睡在他床上,清晨时,不必冒着被挨骂的风险,慌慌张张地爬起了。
    是这样吧?
    青樱还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男人搭在自己腰上的大掌箍得很紧,提醒她,不是幻听,孟昭刚才确实说了那番话,否则也不会抱着她了。
    这是青樱第一次清醒地被孟昭抱着睡,她有点不习惯,僵着身子不敢乱动,怕会惊醒孟昭。
    青樱有点想不明白,孟昭若是想让自己暖一整夜的床,说一声便好,她又不会跑,何必要这般抱着她呢。
    他抱得太紧了,生怕她跑了似的。
    还有,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刚才是吻了她一下吗?
    这是他第二次吻她了。
    青樱其实很想问孟昭,那天早上,刚睡醒时,他为何突然要吻她?
    后来她又觉得,自己这个问题太多余了。
    那天早上的孟昭,显然是被情欲驱使,他想同她行房,那个吻只不过是调情的手段罢了。
    哪有什么意义呀。
    她是他的侍妾,整个身子都属于他。
    他想如何亵玩她,全由他说了算。
    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吻,什么意义都没有。
    作者:求珠珠,给一颗吧(-???-???-???-???-???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