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昭在福水镇待了好几日,他不忍心打破青樱平静的生活,时常在暗处偷偷盯着她瞧,却不敢上前与她相认。
    青樱离开孟家后,整个人都变了,她变得爱笑多了,不似在孟家时那般,日日要守着规矩,见着府里的主子要点头哈腰,躬身行礼。
    现在,她坐在摊子上卖糕点,每个上前来询问的人,无论买与不买,她都会笑脸相迎。
    孟昭能看得出来,她是发自内心的笑,而不是为了阿谀奉承谁。
    摆摊卖糕点,起早贪黑,风吹日晒,这般辛苦,可她心里是欢喜的,比在府里给他当侍妾要自在多了。
    这么美好的青樱,孟昭舍不得毁掉,他愿意给她自由。
    虽然这个结果于他来说很痛苦,但他愿意成全她。
    青樱每日都会来集市上卖糕点,孟昭每日都会去看她,可是有一日,她并没有来,而是由着林漴挑着糕点来卖的。
    孟昭等到晌午时,青樱也没出现。
    生怕青樱出了啥事,孟昭便去了小巷里的那座宅邸瞧了个究竟。
    他去到那时,已经是未时了。
    冬日里,午后的阳光温暖和煦,令人有种昏昏欲睡的冲动。
    青樱今早做好糕点后,本是要去集市上摆摊的。
    就是肚里的孩子有些闹腾,她用完早膳后,孕吐又犯了,一直干呕。
    林漴见她身体不适,便劝她在家里休息,由他挑糕点去卖。
    青樱也觉得自己今日状态不好,便没有去集市上。
    吃了午饭后,她本是在院子里的大树下晒太阳的,晒了会,便有些犯困,就躺在摇椅上睡着了。
    孟昭攀上围墙时,便看到这幅景象。
    容貌清丽的少女闭着双眸躺在摇椅上,安静地睡着。
    和煦的日光透过枝叶的罅隙打在她白净的面颊上,衬得她细腻的肌肤愈发雪白。
    她仿若画卷里的睡美人,看得孟昭呼吸一滞。
    过了会,他纵身一跃,跳进院子里,落地时,脚底收了力,倒没有弄出多大的声响。
    孟昭步伐极轻地走到大树底下,他弯下腰,目光温柔地看着熟睡的少女。
    她真好看,这张小脸,就连睡着了,也是这般勾人。
    孟昭伸出手掌轻轻地抚摸着青樱白净的面颊,然后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青父青母与林漴的父母都去二里外的一家染坊忙活了,家里只有青樱与青河姐弟俩在。
    青河本是在屋里玩耍的,他走出院子,想唤青樱进屋陪他一起玩。
    一出来,却看到孟昭正在亲青樱。
    青河以前见过孟昭,对他尚有点印象。
    但这个本该在安阳城的男人,突然出现在这里,也是吓了青河一跳,他呆呆地愣了须臾,随后立马开口叫道:“阿姐!”
    孟昭偏头瞥了青河一眼,在青樱醒过来之前,他快步走到墙根下,纵身一跃,跳了出去。
    那速度,快得青河以为自己看花眼了似的。
    “阿姐,阿姐,快醒醒。”青河跑到大树底下,晃了晃青樱的手臂。
    青樱掀开眼眸,悠悠转醒,她看着咋呼的青河,不解地问道:“阿河,怎么了?”
    “阿姐,刚才有个男人在亲你?”
    “什么男人?”青樱一惊,瞌睡虫立马消散,她紧张地扫了圈院子,却没有看到第叁人在。
    青河歪头想了下,描述道:“就是那个上次来过我们家,给了我一个锦囊,让我叫他姐夫的男人。”
    大公子?
    青樱一怔,杏眸睁大,她忙问:“青河,那个男人呢,他现在在何处?”
    青河用手比划着,奶声奶气道:“他一看见我,立马跑到墙根下,像只老鼠一样,嗖的一下,就溜出去了,跑得好快呦。”
    院子外,墙根下的孟昭嘴角抽搐,这是第一次有人用老鼠来形容他。
    青樱一听,忙起身去开门,她走出去,在小巷里东张西望地搜寻着,却是没有发现孟昭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