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昭似剥荔枝一般,将少女的衣裳挑开,露出她因为怀孕而丰腴了不少的雪白胴体。
    他分开青樱的双腿,俯下身子,轻轻在她白净粉嫩,并无一根杂毛的耻丘上落下一吻。
    “樱樱,这叁个月,你这儿有没有想夫君?”男人嗓音低哑地问道。
    他伸出舌尖舔舐着两瓣饱满的花唇,舌尖拨开两瓣蚌肉,寻到藏在肉缝里那枚凸起的肉核含住,用力嘬吮起来。
    “吧唧……吧唧……”
    男人吃得渍渍有声,那令人面红耳赤的吸吮声在耳边响起,听得青樱面颊发烫,身子发酥。
    她咬着樱唇,杏眸里水光潋滟,身子轻轻发颤,却不肯回答男人的问题。
    孟昭等了片刻,却未得到答案。
    他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并拢,一齐放到青樱湿濡的穴口处,对准那翕动的小孔,缓缓往里推进去。
    男人边往里推,边观察着青樱脸上的表情,又再问了句:“嗯?想不想夫君?”
    两根手指一起往里插,紧窄的花径被迫撑开,青樱许久没行过房了,因此异物入侵的充塞感很明显。
    她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两根手指是如何一点点地摩擦着花径里的软肉,缓缓挤入深处去的。
    孟昭的手指插到底部时,并未停下,还坏心眼地抠弄着宫口处敏感的软肉,搅弄了片刻后,他将手指拔出至穴口,又用力插了进去,再拔出来,反复抽送着。
    “咕唧……咕唧……”在孟昭的重复抽送下,寂静的屋子里响起黏腻的水声。
    男人的指甲盖修剪得并不是特别光滑平整,不平整的边沿刮蹭着软嫩的内壁,每抽动一下,青樱的穴内便会涌上一股令人颤栗的酥麻感。
    花径里涌出越来越多湿滑的淫水,青樱面颊上的红晕更甚,她咬着下唇,压抑地媚叫起来,“嗯……嗯……啊……啊……”
    少女的嗓音婉转柔媚,听得孟昭热血沸腾。
    他低头啄吻着被情欲折磨得神智不清的少女,沙哑道:“樱樱,你流了好多水,你也很喜欢夫君,对不对?”
    青樱依旧不答话,雪白的贝齿紧咬着粉嫩的樱唇,娇小的身子在男人的逗弄下,不停颤栗发抖。
    孟昭抬起沾染上一大股粘稠水液的手掌,垂眸一看,眼里的光芒霎时便黯了几分,他感觉青樱已经湿得差不多了,可以坦然接受他粗硕的大家伙了。
    孟昭扯落腰带,褪去裤子,释放出胯间那根粗硕昂扬的肉柱。
    他分开青樱细白的双腿,正要俯低身子时,房门忽然被敲响,青河稚嫩的嗓音传了进来:“阿姐,阿姐,漴哥回来啦,他问你饿不饿,要给你热午饭呢。”
    一听见青河的呼喊,青樱吓得立马清醒过来,杏眸里迷离的情欲立马消退。
    她一手撑在床上,支起身子,然后并拢双腿,一把推开面前站着的孟昭,催促道:“快,快,你快点走,漴哥回来了,可不能让他瞧见你在我屋里。”
    孟昭剑眉微蹙,面上微有些不悦,“我就这么见不得人吗?为何不能见你表哥?”
    青樱随手拿起一个枕头往孟昭身上扔去,气哼哼道:“现在这幅模样,能让人瞧见吗?若是让漴哥知道我不顾阿河,与你在屋里白日宣淫,等爹娘、姑母回来,我哪里还有脸面待在这个家?”
    孟昭诧异,不过是叁个月不见,这个女人居然敢对他发脾气了,还拿东西砸他。
    真是反了。
    “青樱,你怎敢拿东西掷我?”孟昭指着躺在地上的枕头,沉声质问道。
    青樱面色自若,她掀了掀眼皮,毫无畏惧地与男人直视:“我如今已不是你的侍妾了,自然不需要再遵守孟府的那一套。”
    “你给我快些走便是了,若是让漴哥瞧见你待在我屋里,那往后你也别想再与我亲热了,我会给你儿子另外寻个好爹爹,你自个儿看着办吧。”青樱用手指着身侧的窗户冷声威胁道。
    孟昭一听青樱说要带着儿子嫁给别人,立马便慌了,如今的青樱不怕他,他从前的主子之威,自然是没有用的。
    孟昭只好妥协,他提上裤子,系着腰带,柔声哄道:“好好好,我走,你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对孩子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