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人怀孕后,脾气会随着肚子的变大而增长。
    青樱近日被人间蒸发的孟昭影响了心情,越想越气,便不想再理会这男人了。
    她对林漴说夜里窗户关不严实,有老鼠溜进来,老鼠在屋里乱蹿,吓得她心惊胆战,一晚上都睡不好。
    便让林漴拿上锤头和钉子将窗户钉死。
    青樱屋里有两个窗,外窗靠近院子,里面靠近饭厅这边,还有一个小窗。
    即使钉死外窗,白天也可以打开饭厅这边的小窗通风透气,倒是没什么影响。
    以前家里的确有老鼠出现过,林漴也没有过多的怀疑,听了青樱的话,便将外窗钉得死死的。
    甚至还多加了好几颗又粗又大的铁钉。
    约莫又过了几日,距离孟昭人间蒸发已有十日了。
    这天夜里,青樱睡得迷迷糊糊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撬窗声。
    以及男人小声的呼唤声:“樱樱,是夫君,给夫君开个窗啊。”
    青樱长睫颤动,随后掀开惺忪的睡眼,她往窗户的方向瞥了一眼,抿唇不语。
    谁要给他开窗,这臭男人,现在想起她了吗?
    是不是久不泄欲,身体憋得慌,现在又想哄她做那档子事了?
    可她偏不让他快活,憋死他。
    青樱背过身,假装没听到孟昭的呼唤,继续睡觉。
    林漴钉这窗户用了十几颗铁钉,孟昭是没那么容易撬开这窗户的。
    除非他将窗户给砸了。
    但若是他将窗户给砸了,这弄出来的声响,势必会吵醒林漴、青父、青母。
    孟昭有顾虑,自然不敢砸。
    青樱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过去。
    男人还在外面锲而不舍地撬着窗户。
    不知睡了多久,青樱半梦半醒间,似感觉到有人在亲吻自己。
    她掀开眼眸,透过清冷的月光,看到男人模糊的轮廓。
    男人身上的味道是如此的熟悉,青樱立马便意识到眼前的人是孟昭。
    她伸手用力推开男人,别过脸,躲避他的亲吻,低声斥道:“你怎么进来的?你还来干什么吗?干脆永远别来了。”
    孟昭不知青樱为何突然发起脾气来,明明前些日子两人还好好的。
    他走上前去,将她抱入怀里,俯身蹭着她雪白细腻的颈窝,低声道:“樱樱,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男人力气大得很,他一抱紧青樱,青樱根本推不开他。
    青樱推了几下没推开,心里气急了,她抡起小拳头往男人的后背上砸去,气哼哼道:“放开我,你放开我,我不要你抱。”
    “哼……”不知被砸到哪里,孟昭忽然皱眉,痛苦地闷哼了一声。
    青樱一听到这声痛苦的闷哼,锤打的动作立即顿住。
    虽然有些恼怒孟昭这样不吱一声就突然消失,但若是他真有个叁长两短,她心里仍是担心他的。
    “你……你怎么了?”青樱小声问道。
    “没什么。”孟昭平静回答,似乎在掩饰着什么。
    没事,怎么会发出痛苦的闷哼声呢。
    青樱觉得事情有蹊跷,她起身,下了地,点亮桌上的红烛。
    登时,屋内灯火通明。
    青樱回头看着坐在床边上的男人,才十日不见,孟昭便被晒黑了一圈。
    他的肤色由先前的清冷公子白皮肤,变成了街上干粗活的壮汉黄皮肤。
    这么大的变化,青樱一眼就看出来,她走上前来,仔细看着男人被晒黑的面颊,诧异问道:“这些天,你去干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