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瞬间涌上东南阳天子的心头,仿佛整个灵魂都在崩溃,黑袍男子只是站在那里,背负着双手、未曾有所动作,但其散发的气息,便是远胜
    先前。这已经达到了另一个更高的境界,一种毁天灭地的恐怖意志,压迫着万物生灵,迫使它们顺从于他的意志,向他跪拜。在这一刻,滔天的杀气凝结成了实质,弥漫
    在整个天地间,让人无法逃脱。
    这一刻,滔天的杀气,凝为了实质,漫天皆是杀字!
    一字皆杀,一字而落,便是贯穿星空,将星辰齑为粉碎,一时间,这座星空、陷入了黄沙漫天之中。
    恐怖的气息仿佛是可以破开天地间的一切阻碍,让人无处可逃。它如同一道狂风,吹散了阳天子的勇气,使之感到无助和渺小。
    东南阳天子的心中涌起一股无法抑制的恐惧,他感觉自己仿佛被黑暗的力量所吞噬,无法呼吸,无法动弹。他想要逃离这个恐怖的场景,但却无处可去。在黑袍男子的身上,东南阳天子看到了绝望的色彩,那不仅仅只是一种表情,而是深入骨髓的绝望。这一刻的东南阳天子才明白,对方与自己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的存在,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凡夫俗子罢了。黑袍男子缓缓地抬起手,他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锋锐,透过东南阳天子的灵魂,扫视着他的每一个秘密,每一段隐藏在黑暗中的过往。东南阳天子感觉到自己的
    灵魂被揭开了一层伪装,裸露在黑袍男子的面前,无处可藏。
    宛如蝼蚁之于神仙,平凡的人类在其面前犹如尘埃微不足道。即便是拥有众多底牌隐藏于尘世之间,也无法逃脱这个人的眼力所及,一切毫无遮掩。
    “……..”
    寂静无声,哪怕是星空的破碎、都被漫天皆杀给掩盖住了,唯有东南阳天子的心跳声,回荡在虚空中。
    “砰~~~砰~~~~”
    东南阳天子听见了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的声音,就像是战鼓一般响亮。
    随后他感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黑芒。东南阳天子看清楚了,黑暗笼罩住了一座又一座宙宇,看见星空破碎了,化作了无数细小的颗粒,漂浮在虚空中。
    星辰的陨落,并没有带来新的变化。
    只是,东南阳天子的视线中,这些无数细小的尘埃,变得无限大,而自己的身躯变得无限小。
    浪海滔滔,他好似听到了一场大海澎湃。恍惚之间,他看到了一幅画面。这是怎么样的画面?无边无际的血海,无尽的哀嚎声。血海翻滚,浪花拍打着岸边,掀起千重巨浪,血海之上,无数尸骸漂浮其
    上。
    血浪滔天,尸山血海,血煞冲霄,浓郁的血腥味充斥在鼻尖,其中便包括了自己的尸体!
    这一刻,东南阳天子真正知晓了何为修罗地狱,外方的一切联系都已经被隔断,甚至已经感受不到与道祖之间的联系,就连脸上的面具,都在这一刻裂了开来。
    他甚至看到了,自己死不瞑目!
    这一刻,他才明白过来。原来,并非是这漫天皆杀掩盖了星空破碎的声音,而是自己再也无法听到世间的声音了。
    “……..”
    最后,有幸听到了生命里的最后一道声音。
    这是耳畔传来的声音,宛如一只脆弱的鸡蛋被无情击碎的声响,层层叠叠地回荡在耳中。他的身躯,宛若一枚鸡蛋一般脆弱,碎裂的壳片散落一地,却并非是神魂的飘散,而是另一具崭新的身躯缓缓浮现,然而刹那之间,却是响起了万道声响。这便
    是东南阳天子的秘密,即便是命运陨落万次,也能完好无损地再度归来,如同不灭的烈火永不熄灭。
    然而这一次,却是直接被人连根拔起。东南阳天子感觉到神魂化作了无数份,身体被束缚住,无法移动分毫。他看着黑袍男子渐渐接近,心中充满了绝望和无力。他曾经以为自己拥有不灭的烈火,哪
    怕是被空之力量抹去,也能再度归来,但现在,他明白了自己的无能为力。
    黑袍男子的声音、回荡在漫天血海之间,充满着冷漠与嘲讽。
    “你以为你的烈火是无法熄灭的吗?你以为你可以无限复活?可笑,你所拥有的,只是一种假象罢了。”
    “…….”
    东南阳天子极为不甘,妄想着其余九天君子能够出现,道祖能够为他出手,然而、一切都是奢想。
    直至自己的神魂,彻底熄灭,那一线生机也未出现。“你以为你是谁?”黑袍男子站在漫天皆杀之中冷笑着开口:“你只是一介凡人,一个渺小的存在。你的烈火不过是一种虚幻,你的复活只是别人安排好的一场游
    戏,也敢在本君面前造次?”
    无数晶光,出现在漫天皆杀中,最终入往了黑袍男子手中的剑中,其中纹理、又多出了一张人脸。
    这赫然是东南阳天子的人脸!
    堂堂九天君子,未来最有机会成为九天之君的存在,竟被人硬生生抹去,沦落到抽魂祭剑的下场。
    黑袍男子抬头,眸光望向了远方,仿佛穿透了岁月长河,看到了一名沐浴在漫天星辉下的男子、带着滔天杀意。那一刻,天空中星星点点,犹如无数个遥不可及的星辰,闪烁在那个身影的筋脉之中,宛如神圣浩然的宇宙,散发出星月般的灿烂光芒。可怕的杀意弥漫在苍茫
    大道之上,仿佛能将整个宇宙都寂灭殆尽。
    “昔年,陌尘曾经登临在世间的巅峰,而在这个世界之上,却隐藏着一双无形的巨大之手,一直在操控,将我们置于阴谋的漩涡之中。”“最终,我走上了一条岔路、神魂一分为二,陌尘也因此遭遇了难以想象的变故。只是,道祖最终还是失算了,我以陌尘众修为祭,取缔了帝君命魂,抹去了深处
    的意识。”黑袍男子喃喃开口,杀机愈来愈浓。
    “我能感受到楚星月的生机,已经彻底消失在这座苍茫中,他最终还是走上了道源的绝路,只有本君这条才是无敌路,才能登这世间真正的巅峰。”“本君杀这一尊九天子,便是祭奠楚星月,让他黄泉路上,也有作伴之人。”